• <code id="o98m4"></code>

  • <center id="o98m4"></center>
      <th id="o98m4"><video id="o98m4"></video></th>
      <strike id="o98m4"></strike>
        搜索
       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
        既像朋友又像保姆 演出經紀人真如想象中風光嗎?

        原標題:在明星身邊工作真如想象的風光嗎

        調查動機

        近年來,藝人違反社會公德乃至違法犯罪的事件屢見不鮮,社會影響惡劣,人們在譴責這些藝人的同時,也不禁發問:是誰縱容了這些藝人?對于演藝行業的種種亂象,一些藝人的失德甚至違法犯罪行為,藝人的經紀人又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?

        今年4月,文化和旅游部發布關于《演出經紀人員繼續教育制度(試行)》《演出經紀人員資格證管理制度(試行)》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,5月又發布了《2022年全國演出經紀人員資格認定考試大綱》,加強對演出經紀人員的規范管理。

        為了解演出經紀人職業發展現狀,深入解剖經紀人對藝人乃至演藝行業的影響,推動演藝行業形成風清氣正的環境,《法治日報》記者進行了一線調查采訪。

        □ 本報記者  趙 麗

        □ 本報實習生 陳力嘉

        “你平時能和藝人一起吃飯出行嗎?你們是不是和朋友一樣啊?”

        “你是不是有很多明星的聯系方式,能夠了解很多娛樂圈的內幕?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最近,某傳媒公司經紀人琪琪又收到了不少這樣的微信消息、咨詢電話。對此,已入行多年的她早已見怪不怪。

        “文化和旅游部5月9日發布了《2022年全國演出經紀人員資格認定考試大綱》,不少想入行的學弟學妹們又蠢蠢欲動了。”琪琪苦笑著對記者說,“身為一個經紀人,其實就是賺著普通白領的工資操著當媽的心。”

        琪琪告訴《法治日報》記者,經紀人最基本的任務就是幫助藝人獲得演出機會,進行全方位的宣傳包裝策劃,安排好行程等。“簡單來說,就是你得讓藝人能名利雙收。然而,一個新入行的經紀人如果沒有什么人脈資源,其實很難替藝人爭取到這樣的機會。同時,這個行業目前也缺乏很好的監督管理機制,所以魚龍混雜。”

        那么,演出經紀行業發展現狀究竟如何?記者近日進行了采訪調查。

        粉絲出于追星心態

        想要進入經紀行業

        “大學時,我是一名編導生。因為在實習過程中負責藝人統籌的工作,接觸了很多明星經紀人,然后對這行產生了興趣,所以大學期間就考取了演出經紀資格證。”琪琪說。

        想要當經紀人的話,除了應聘這個渠道之外,還可以通過熟人推薦等方式。“在娛樂圈,人脈是非常重要的資源,如果是熟人推薦的話,公司和藝人用得也比較放心。”琪琪說,有不少藝人的經紀人和助理都由自己父母或親戚擔任。

        一位承辦過多起經紀合同糾紛案件的北京律師告訴記者,為了節省成本和提高利潤,大量藝人經紀公司或一線工作團隊都是小型企業和工作室的架構。專于表演創作的藝人面對商務合作和市場交易,存在天然的信息隔閡和不安全感,他們往往更愿意依靠親緣性來確定可以信賴的經紀人,因此很多經紀人是藝人的親屬、密友。這也導致了一系列問題的出現。

        上述律師分析說,演員工作更多訴諸情感交流,加上演藝圈的人情社會特征明顯,經紀團隊與藝人長期相處下來,很容易發展成家長制或親情化的管理方式。這種管理方式提升了溝通效率和凝聚力,但也存在明顯弊端,尤其是對藝人缺乏監督和培訓,對其犯錯的寬容度過高,而反省和糾錯意識過低。

        此外,還有一部分人選擇當經紀人是出于“追星”的心態。

        某傳媒院校大四學生小郁出于對某男藝人的喜愛,大學期間流轉于各大藝人工作室、傳媒公司實習,希望能通過這份工作去靠近自己的偶像。

        與小郁一樣,眾多在校大學生和正在試圖入行的經紀新人們,都懷著一腔熱血,對這項工作十分憧憬。他們通過在網上搜索各種招聘信息和加入交流群的方式,希望能得到引薦或是獲得跟隨藝人“跑組”的信息。但其中也混雜著許多“釣魚”信息,一些不法分子以“接觸藝人”“培養經紀人”為幌子實施詐騙。

        很多從業者都認為,經紀行業最重視的是經驗和人脈,這兩點都不是通過課程可以學到的。“成為一名合格的經紀人有很長一段路要走,進入藝人團隊只是剛剛跨入這個門檻。”琪琪說,她身處這個行業感覺身心俱疲,工作實際內容和當初想象的完全不同,“就像一堵圍墻一般,外面的人想進來,里面的人想出去”。

        經紀人工作壓力大

        既像朋友又像保姆

        20世紀80年代,不少藝人以個體的形式在各地演出,被稱為“走穴”,而為藝人提供演出機會并從中提取傭金的人被稱為“穴頭”——這是中國大陸第一批藝人經紀人的雛形。

        1995年,我國首次頒布有關經紀人的規章——經紀人管理辦法。此后,不少公司開始專門做藝人經紀業務。2002年,《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實施細則》正式實施,其中對經紀人有了明確定位,并允許在公司名稱中使用“經紀”一詞。

        琪琪告訴記者,演出經紀人一般分為執行經紀人和宣傳經紀人兩種。

        執行經紀人與藝人的關系最為親密,他們需要眼光獨到地為藝人,尤其是已經成為明星的藝人,篩選最適合的作品、拍攝和路線。需要和不同的人溝通,成為明星和項目之間的重要橋梁。執行經紀人與明星們的關系,既像朋友又像保姆、合伙人。而宣傳經紀人主要負責審核合同、為明星代言及活動選取海報等。

        “知名藝人的標配基本是執行經紀人、宣傳經紀人加助理。而一線藝人的配置更多,不僅有兩個經紀人、好幾個助理,還有化妝師、司機等。”

        “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跟著一位藝人跑組。他日常生活的吃喝拉撒幾乎都是由我負責,叫起床、安排車輛、打點在劇組的各種瑣事,幾乎是從早忙到晚。”琪琪回憶道,手機24小時待命,凌晨兩三點也要回復工作消息是極其常見的狀況,“那段時間因為晝夜顛倒和壓力較大,兩個月就胖了10斤,還不停地掉頭發”。

        對此,受訪的業內人士也坦言,晚上都不敢睡覺,特別是剛入行的時候,因為他們知道一些競爭對手喜歡在半夜去“黑”對方藝人,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。尤其作為執行經紀人,藝人走到哪都要跟著。

        “執行經紀人是沒有固定休息時間的,藝人工作我們要工作,藝人休息我們還要工作。有一次,全天23個小時我都在接電話。”曾做過兩年執行經紀人的漠北說。

        “工作環境的好壞,全看自己所帶藝人的職業道德。”琪琪說,現在很多藝人年紀輕輕地就被推出來賺錢,在外面習慣了眾星捧月,難免會驕縱任性,還有一些藝人對外總是洋溢著親切的笑臉,殊不知一關上門就“變臉”,稍有不合心意的地方就會大發雷霆。

        斯斯是一名藝人統籌助理,她在組內工作時曾看到過,一位女藝人連換雙鞋子都需要工作人員跪在地上替她換。

        經紀行業發展迅速

        職業道德水平堪憂

        目前中國有上萬家企業經營范圍含藝人經紀業務。愛奇藝專業內容業務群總裁(PCG)兼首席內容官王曉暉也曾表示,中國偶像市場總規模預計在2022年達到1400億元。

        在業內看來,文娛類產品成長急需優質明星IP,暴漲的市場需求成為藝人經紀行業發展的關鍵驅動力。但互聯網造星時代下,藝人經紀產業市場仍較為分散,藝人經紀公司需要在保持自己核心競爭力的同時進入轉型期。

        受訪的藝人經紀人小天告訴記者,有的大經紀公司會用心栽培自家員工,但也有不少為了賺快錢的無良小公司,將自家的員工看成一種生產工具,用后即棄。

        茹茹曾經也是一位經紀人,現在她早已轉行從事與娛樂圈相關的另一行業。

        “當時正是選秀最火的時候,公司老板挑選一些書都沒讀完的小鎮姑娘,在公共平臺上修改了女孩年齡,說要帶她們出道。”茹茹說,但現實是女孩們被經紀公司當成賺快錢的工具,每天幾乎連軸轉地做直播、錄節目,“公司并未做到當初承諾過的專業唱跳訓練,白白耽誤人家幾年的青春”。

        作為經紀人,茹茹說自己也十分憤慨,但畢竟“胳膊扭不過大腿”,最終只能憤而離職。

        工資待遇并不算高

        職業發展存在短板

        身處聲色犬馬的娛樂圈,平時工作內容又這么辛苦,那么經紀人的工資待遇又如何呢?

        “并沒有想象中的高薪,我們平時拿的工資也就一萬元左右,還有一些公司給新人開幾千元的工資,也就是普通白領的水平,但是工作強度很高。”琪琪苦笑道,所以一些經紀人就抱著“能多撈點就撈點好處”的心態在一些“灰色地帶”瘋狂斂財。一些經紀人在帶藝人駐劇組工作時,有“吃”各種回扣的現象,此前就有“前輩”教導她,要學會向劇組方報虛價吃紅利。

        同時,由于短視頻的興起,近幾年還出現了一些MCN(意為多頻道網絡)公司的外部合作經紀人,他們平時的工作類似于“網紅獵頭”,為MCN公司簽約合適的素人,成功簽約一位便能獲得千元左右的傭金,但這份工作僅僅是“短單”,難以長久發展。

        據介紹,還有另外一種方法能直接提高經紀人的待遇,那就是成為公司或者工作室的合伙人。“想要成為合伙人只有兩種途徑,一是自身經濟實力較強,有入股的資本;二是一直拼命努力,積累各個與行業相關的‘大佬’資源,成為一位手握眾多隱形資本的娛樂圈‘百事通’。”茹茹說。

        在離開前經紀公司后,茹茹憑借著之前積累的資源和自身較高的經濟實力,入股了一位在工作中結交的娛樂圈人士開的工作室,成為一名合伙人。

        面對著尚未清晰的職業未來,包括琪琪在內不少經紀人都表示了焦慮和擔憂。“我身邊的同事來了又走、走了又來,希望我們這個行業和我身邊的同事朋友們,都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。”琪琪說道。

        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        [來源:法治日報 編輯:白楊]
        精彩美圖 更多 >>
        2022 05/14 10:07
        · 來源 ·
        法治日報
        · 責編 ·
        白楊
        閱讀量
        掃描到手機
        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二維碼應用拍下左側二維碼,可以在手機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青島話題 更多 >>

        深度報道 更多 >>

        大家愛看

        信網手機版

        信網小程序

        青島網上辟謠平臺

        信法網

        Copyright ? 2014-2022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ICP備:14028146號-1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增值電信:魯B2-2018006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        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    小辣椒福利视频精品导航
      1. <code id="o98m4"></code>

      2. <center id="o98m4"></center>
          <th id="o98m4"><video id="o98m4"></video></th>
          <strike id="o98m4"></strike>